当前位置:beplay中文网 > beplay中文网 > 意外分红从200年前的金本位制度说起第一个比特
201904/29

意外分红从200年前的金本位制度说起第一个比特

  beplay中文网

  创办于2013年,新金融第一媒体,零壹财经是中国领先的新金融成长服务机构。

  当世界在做加法时,我们为您做减法。金羊毛工作坊,扣动财富的扳手,投资者的私人定制。

  零壹研究院旗下新锐融资租赁研究机构,关注和探索融资租赁与互联网的结合。意外分红为融资租赁从业者和使用者服务;提供及时的专业资讯、深度解析、研究报告和高质量的线下活动。

  零壹新金融智库:探索最前沿的金融发展趋势,求解金融创新的方向。为新金融的发展提供学术支持和交流平台,为主管部门促进金融创新提供研究支持。

  探索最前沿的金融发展趋势,求解金融创新的方向。为新金融的发展提供学术支持和交流平台,为主管部门促进金融创新提供研究支持。

  前言:200年前,牛顿从“不学无术的”炼金师升级为伦敦皇家铸币厂负责人,最终创造了金本位制度,他相信在经济体系中,信任是至关重要的。10年前,中本聪从密码学讨论组一个“聒噪的小学生”成长为如今比特币的匿名创造者以及一众主流币种的灵感来源,在他设计的系统中,信任依然是重点。他们都相信一个人应该成为自己的主人。因此,作者认为,牛顿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第一个比特币死忠粉。

  毫无疑问,艾萨克·牛顿(IsaacNewton)爵士是一个天才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他在这些领域的成就最为知名,且得到了后世的深入研究。但在他的科学生涯里,有一个方面经常被忽视甚至被认为是非常愚蠢的:炼金术。对于如何将普通金属炼成黄金,牛顿进行了严谨的研究,而这并非是徒劳。炼金师牛顿最终带来了一种经济创新:金本位,这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是很不可思议的。

  如果你和我一样,根本不知道牛顿在炼金术方面的研究成就了金本位制度,那么你或许并未意识到金本位并非一种经济结构,而更像是一个金融信息系统,或者一种看世界的方式。这对人类的进步具有重大意义。

  所有财富都是知识的产物。物质是守恒的;一切的进步包括学习如何使用它。——摘自GeorgeGilder的《LifeAfterGoogle》

  1696年,牛顿成为了伦敦皇家铸币厂的主理人,他用自己在“黄金的化学不可逆性”方面丰富的知识——即因炼金术碰壁而得到的知识,开始建立了一种可信的经济交易结构,用于加速人类发展,其对人类发展的推动力胜过了其他任何系统。在18世纪,没有人能像牛顿的皇家铸币厂一样做出更好的货币,因此,他们在文化上取得了优势。

  有了黄金的支撑之后,英镑推动了经济的增长,商业的效率胜过了劳动力,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这种新现象极大地加速了文明走向成熟,在金本位推出之后的短短80年时间里,工业革命就开始了,beplay中文网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整个世界建立在牛顿体系之下,新兴国家不断崛起并蓬勃发展,经济就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为什么能够运转良好?信任。Gilder也在他的书中对这一点进行了描述。

  由于英镑和黄金挂勾,商人可以确信他们的商品和服务换来的货币将始终维持在一个固定价值。他们可以做出长期承诺——债券、贷款、投资、抵押、保险单、合约、远洋航行、基础设施项目、新兴技术——同时不用担心假币或法币引发的通胀会影响货币未来的购买力。

  牛顿知道黄金是不可能受到反向工程(通过技术手段对从公开渠道取得的产品进行拆卸、测绘、分析等而获得的有关技术信息)影响的。黄金的供应量是有限的,不能增发,黄金的开采速度取决于矿工的体力。皇家铸币厂的银行票据和英镑仅仅只是对应了国库中一定数量黄金的借据(IOU)。英国以及随后出现的世界经济领导者本质上都相信这个系统。

  不幸的是,并非所有进步都能持久。经济的发展通常都能带来便利,而这种便利则会催生自满。

  距离牛顿在皇家铸币厂任命之后的153年,也就是1913年,美国这个年轻的国家开始在全球舞台上崭露头角,其成立了美联储,对货币体系进行了集中管控。他们希望与金本位相比,政府成员的集体智慧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民众。这两种互相矛盾的金融信息结构仅借助表明的平静共存了20年的时间。

  到了193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FDR)的任期中,国会通过了一项联合决议,废除了债权人要求以黄金作为支付方式的权利。为什么呢?当时的美国由于大萧条造成的影响,民众因银行体系而受到了重大伤害,开始囤积黄金,造成经济止步不前。正因为这份对国家的不信任,罗斯福利用自己政府的声誉来完成了向法币的过渡,而支撑法币的除了盲目的相信之外,什么都没有。

  之后的30年时间里,现如今成为了全球化经济领导者的美国,依托法定货币,从行走、慢跑到冲刺,引领了下一波人类演化的开端:技术革命。

  如今,距离牛顿推出金本位制度已经有200年的时间,人类的日常消费显然已经大大超越了地球上的黄金总量。互联网、计算机、手机、智能手机和数字货币的诞生印证了便利为王。如今,我们不仅相信钱包里的绿色纸是有价值的,我们还随意让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企业窥视我们最隐私的日常数据,在以前,第三方是完全不可能获得这些数据的。我们的收入和财产数据都被剥夺了,而且我们还是自愿的。

  对于大多数经济学家来说——无论是专家还是新手——全球商业注定会陷入一个永无止境的循环,从繁荣到萧条,再从萧条到繁荣。如果法定货币没有内在价值,而全球民众都在任由富人的野心摆布,我们如何才能脱身?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了,所有黄金并不足以支撑我们共同的经济。不过,世界已经出现了一种无法改变的“黄金”,其存在于这个全新的技术时代,却被忽视了,其能够颠覆我们的“谷歌式生活”。这种全新的黄金就是代码。

  我们的日常生活是受代码支配的。0和1的组合构成的数学算法创造了我们今天所依赖的一切:金融交易、通讯、医疗、交通、政府、紧急服务、身份等等,这和牛顿生活的18世纪金本位时期并无不同。不过两者之间的确存在一个巨大差异。在2009年之前,还没有人能够通过任何震惊世界的举动来向公众开放这一庞大的数字财富。2009年,也就是中本聪创造比特币之后挖出创世区块的这一年。

  正如牛顿对炼金术的研究最终创造金本位一样,对“现代金本位”的渴望也成就了比特币。中本聪意识到,诞生于1913年的传统法币体系仅对一类人来说存在优势:即当权者。这些人占到了经济金字塔的顶端,而中层或者底层家庭贡献的每一份力量都会变成他们的收益。我们被要求盲目相信这个系统——信任政府、美联储、银行和精英。和18世纪的牛顿一样,中本聪知道,创造一个信任不可篡改的系统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和黄金一样,比特币的供应量是有限的,不会出现通胀。和黄金一样,比特币也不可能一次性被挖光,或者完全受到一个人的控制。黄金不会因人类的私欲而改变,同样的,比特币也不会因为银行或政府的一时冲动而改变。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本聪就是现代的牛顿。他们都认为信任在经济中的位置是不能改变的。而隐藏在这一信念之后的设想是每个人都是自己最好的主人。

  假设这个由法币支配的世界注定会消失,那么我们就需要信任一些人或者一些东西,其不会像美联储利率一样随意改变。或许比特币就是答案。或许我们正处于创新的边缘,这是自牛顿创立金本位以来我们未曾见过的改变。

  或许牛顿就是就是第一个比特币死忠粉,而过去的200年只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如果事实如此,那么你要如何做好准备?假如当前的系统失败了,你认为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是否有可能过渡到由比特币支撑的储备体系,或者我们依然会陷入繁荣和萧条的循环?无论如何,未来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5月10日,零壹财经零壹智库在北京召开“2019零壹财经新金融春季峰会”。本峰会从全球金融科技数据分析与研判出发,聚焦风投、交易所、科技企业、监管层等众多领域精英,共同探索科技价值与资本力量。



文章作者:admin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发表评论: 在下面发表一下你对这文章(句子)的看法吧!                             


来看看其他人说了些什么?-----------------------------------------------------------------> 进入详细评论页